精英小说网 > 盗命者死 > 第十三章 他上吊了
    王文田很谨慎,没少跟凶险的外界打交道,甚至接触过可怕的凶兽。

    罗平丢弃柴刀,证明自己身上没有藏着其他武器后,王文田彻底放心。

    角落里有尿壶。

    罗平没心情去思考这尿壶为什么这么干净,更没兴趣了解小庙仙为什么能不吃不喝不拉撒的在这谪仙庙中生存了十个十年。

    在大兄的搀扶下,罗平背对着王文田方便,只是略微抬头间,迎上了大兄那困惑的神情。

    罗平只是微微眯了眯眼,可罗峰还是不理解他想要干什么。

    然后在罗峰搀扶下,重新把罗平架到四轮车上,推着轱辘轱辘返回,全程,王文田都目不转睛盯着他们。

    “快说你的感应篇!”王文田厉喝。

    罗平缓缓叙述他的感应篇,并反复背诵了数次,确保王文田能记清楚。

    “第十七句,天地有红尘的后半句是什么,我没有记清。”王文田念叨了一会儿感应篇,忽然说道。

    罗平道:“原话是‘天地有红尘,自众生而生,化念为气,与万物合’,而且这是第十六句,第十七句是‘承命者枉,故纳红尘气而行万物之间,纳气如体,命可活,知天命’,全文共三百四十二句,还有记不清的,尽管问。”

    王文田继续盘问了几遍,确定罗平没有撒谎,这才放下心来。

    罗平估算了一下时间,对两人道:“距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住抓紧时间修行,我担心天明小庙回来了,却现咱们根本就就没有修炼法诀,说不定会心生不悦,甚至直接判定咱们不合格,打为凡人。”

    三人相互对视,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严肃。

    罗平率先闭上眼睛,反复默念他的感应篇,尝试使用自己身体里的命格沟通无处不在的红尘气,踏上修行路。

    知天命,就是命修的第一个境界,以凡人之身,晓悟自身之命,破开凡尘,触碰真灵,撼动那冥冥中的大门,最终明了自身的一切。

    包括但不限于真实命格、寿数、潜能、资质。

    按照感应篇中所说,在加上对洞察篇、窥悟篇的粗浅理解,罗平大致知道,这知天命就是命修要面临的第一个门槛,要是连自己的天命都弄不明白,稀里糊涂的,根本不可能走的更远,一辈子只能在知天命的境界打转,空耗余生。

    “知天命……”罗平皱着眉,沉吟了一下,最终率先闭上了眼睛,尝试去吸纳传说中的红尘气。

    罗峰瞪大眼睛,带着警告的意味狠狠瞪了王文田一眼,便站在罗平身边,也陷入修行状态。

    王文田最后呼唤洞察篇,也开始修行,只要再等一两个时辰,他就将获得一切,庙外,王家会把他当英雄和下一任家主对待——虽然他已经看不上这区区的王家了。

    庙内陷入安静,三名青少年都闭着眼睛,紧皱眉头修行各自的法诀。

    期间罗峰起身去方便了一趟,王文田皱眉看了他一眼,安静等他去了又返回,才重新沉浸到法诀中。

    罗平悄然睁开眼瞥了他几眼,旋即闭上。

    时间就在这悄无声息中流逝。

    黎明已经降临。

    三人同时睁开眼,望着逐渐从大门缝隙中透露进来的一丝光线,同时松了口气。

    “怎么样?”罗平向大兄问道。

    罗峰道:“应该不算成功,我只是模糊感应到了什么东西,又好像是错觉……”

    “你居然能感应到红尘气?!你的命格到是什么。”王文田极为嫉妒。

    罗峰挠了挠头,罗平冷冷扫了他一眼,直接转动四轮车向着大门移动,看上去像是随时准备打开大门与外界的人联系。

    王文田立刻抢在他前面,恶狠狠瞪了兄弟两个一眼,心中的恶意几乎全都摆在了脸上,整个表情都呈现出一种迫不及待的情绪来。

    “这次你专门为了接受谪仙祝福而回村的?”罗平平和问道。

    王文田冷笑一声:“当然,我会成为整个王家的继承人,我会成为仙人,疯狂报复那些欺辱我的家伙。”

    罗平淡淡道:“看来你在外面过的并不好,谁敢欺负你这个王家的大户子弟。”

    “呸,你这一辈子都被囚禁在这小村子里的,怎么可能懂得外面世界的残酷!”王文田越说越激动。

    罗平陷入沉默。

    气氛一时间沉寂下来。

    罗平只是推着四轮车过去,努力绷直身子,拍了拍王文田的手臂。

    王文田顿时冷笑,凶恶地看着罗平。

    太阳逐渐露出地平线,黎明到来。

    网王文田一脸激动地盯着大门,他已经决定要成为命修,绝不会像他爹一样退缩。

    一双手已经趁他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拿着一根绳子狠狠勒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猛的王后一拉!

    绳子越缠越紧!

    罗平把王文田狠狠勒住,疯狂地收紧手上的力道,趁着王文田因为本能而拽脖子上的绳子的时候,立刻力,依靠一只手把绳子又迅缠了一圈,让绳子彻底缠紧!

    王文田目眦欲裂,脸上青筋暴起,血管凸出,那整个人的眼睛都几乎凸出来,布满血丝,瞳孔却拼命转动,带着一丝深深的不甘和歇斯底里,似乎要质问罗平为什么要对他下手。

    “咯……咯……”

    王文田死命拽着脖子上的绳子,嘴巴大口张开想要呼吸,却分明感到自身的氧气正在飞流逝,生命的火焰也逐渐变得虚弱。

    “小弟,你这是干什么?!”

    罗峰彻底惊呆了!

    他傻了似的看着这一幕,对他来说,昨天亲眼看着三人去死就已经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现在更是亲眼看着平日里很平和的小弟,居然忽然暴起痛下杀手!

    罗平没有回应。

    他拼尽全身的力气,粗壮的手臂肌肉隆起,手背上血管紧绷几近爆裂,一点点收紧着绳索,听着那咯咯的似乎是质问和求饶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动摇。

    王文田最终还是死了,罗平没有松手,又是死命勒了几分钟后,才颓废地松开手,大口呼吸。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冷血无比地干掉了王文田。

    “他因为资质太差,一时间想不开上吊死了,对吧?”

    罗平看着惊呆的大兄,喘着粗气看,忽然露出牙齿,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