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九天 > 第九十七章 以一敌四
    方贵也挺无奈的,一见了宗主,自己就打算留在旁边好好看戏了。

    最多关键时候叫声好!

    但谁能想到,这群大人物说着说着,话题忽然转到自己手里这柄剑上?

    更想不到的是,本来就算暗流涌动,起码表面和气的氛围,随着有人提起了这柄剑,却一下子就变得诡异万分,沉重万分,尤其是那几大仙门宗主,看到了这柄剑,眼神冰冷,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或说不是仇人,而是看到了某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可是四大仙门之主,迎着他们的目光,方贵一颗心也忍不住嘭嘭直跳!

    他们说的是人是幕九歌吗?

    后山那个除了喝酒与看女人洗澡再无任何兴趣的幕老九?

    看不出来年轻时候挺狂啊……

    ……

    ……

    “嘻嘻,三百年前的事情,何必再拿来说……”

    这时候,一片压抑至极的环境里,玲珑宗妖艳女子忽然轻声一笑,打破了压抑:“若是九歌先生真的可以再拿起剑来,重现当年太白九剑的威风,那对我们楚国来说,也是好事一件,起码不用担心魔山喷之时无人可阻了,只是,说话归说话,九歌先生已经弃剑百年,终日消沉,他究竟能不能再拿起剑来,谁也说不准,而眼下这事,却急着等个结果的……”

    听了她的话,其他几位宗主也都抬起了头来。

    他们都是一宗之主,道心阴影来的快,去的也快,倾刻之间,便已风淡云清。

    只是谁都知道,那只是他们将那恐惧与仇恨压在了心底而已!

    模样便像个敦厚青年的寒山宗主淡淡道:“这话说的不错,三十年前,你一己之力敌十妖,如此凶险的一战,太白宗那一剑都没有再现世,难道如今你拿嘴说说,他便来了?”

    眼瞅着他们的气势已经再度提起,太白宗主心里也有些无奈。

    毕竟是执掌一方大仙门的人,道心坚稳,委实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吓得倒的。

    所以太白宗主索性抬起了头来,轻轻一叹,提起了左手的袖子,笑道:“既然怎么谈都谈不拢,那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我比我师弟差得远,但也能领教一下诸位高招!”

    “嗯?”

    四大仙门之主,听了此言,有人意动,也有人犹豫。

    他们四人联手,太白宗主自然不是对手。

    但他虽然说的谦虚,却是谁也不敢在心底小瞧了此人,毕竟三百年前太白宗的凶名,不是只靠了那柄剑打过来的,一掌一剑,镇压楚国,无尽血海里,也少不了这个人……

    “哈哈,赵宗主说笑了……”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火云老祖忽然大笑了两者,打破了场间寂静,道:“我们皆是一宗之主,还要联手封锁魔山才是,岂能为了这些许资源,便大打出手,伤了和气?以我之见,既然咱们嘴上谈不拢,打又打不痛快,那便让咱们座下的弟子替咱们出手可好?”

    “妙极!妙极!”

    听了这话,玲珑宗的妖艳女子立时欢喜的拍起手来,笑道:“如今邪气外泄,魔山之内,凶险万分,尤其是这一片山谷,极度古怪,敢闯进来夺造化的,都是胆大包天之辈,将来一定大有出息,说不定我们的传承都会落在他们手中,让他们替我们出手,再合适不过!”

    让我们出手?

    方贵听到了这个消息,却是心里忍不住一动。

    刚才他便看出了另外四宗之主,有联手向太白宗主施压的意思,毕竟是自家宗主,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但却没想到,对方一番斟酌,倒是没有真个向太白宗主出手,反而将目光投向了他们这些躲在宗主身后的小辈……

    太白宗主身后的阿苦师兄、萧龙雀、赵太合与方贵四人,尽皆对视一眼,目光复杂。

    他们入这乱石谷,皆各有目的,但却没料到会遇着这么件事。

    “呵呵,我也觉得这个主意好的很,只是不知道太白宗敢不敢接下!”

    寒山宋家之主亦在此时轻声一笑,道:“迟儿,你们不防先出来拜见一下太白宗长辈!”

    听得他的话,身后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黑衣少年,便慢慢走了出来。

    来至场间,他便躬身向着太白宗主行礼,随着一揖到底,周身气机缓缓绽放,周围的气温,都似乎下降了一大截,就连他脚下的碎岩,都结了一层青霜,而他则像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低着头恭敬的说道:“寒山宗末进宋迟,拜见太白赵师伯……”

    “呵呵,你比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强些,起来吧!”

    太白宗主和气的一笑,双手虚托,便让这少年站了起来。

    而他能笑的出来,方贵等人心里却是咯噔一下,现那寒山宋家的子弟,修为远比他们强大,已经是练气八层修为,而赵太合萧龙雀等人则想得更多,楚国五大仙门之一的寒山宗,又被人称为寒山宋家,与其说是宗主,不如说是宋家的私产,而相应的,寒山宗内,姓宋的弟子皆是被寒山宗当成了真传来培养的,眼前这人既然姓宋,那就一定不好对付……

    而且,之前他们在谷外,没有看到这寒山宋家的天骄,外面遇到的青溪谷李还真也没有提到他,说明这个人比他们来的更早,同样也说明,这个人寻到邪气缺口的度更快。

    “你们也去吧!”

    见得宋家子站了出来,其他几位宗主,便也纷纷开口。

    在他们身后,也多少都有些小辈跟着,少则一两个,多则三四个,此时听了长辈们的话,便纷纷绕了出来,向着太白宗主行礼,一个个展露出了自己的修为,报出自家名头。

    一个身后背负着魔刀,赤着双足,眼底凶气狂暴的黑衣男子,目光扫过了方贵与赵太合等人的脸,森然一笑,道:“吾乃缺月宗霸太刀传人,练气八层项鬼王,此厢有礼了,嘿嘿,我知道你们青溪谷李还真是个人物,本想这次与他四度交手,没想到他不敢进来!”

    另一个看起来面容稚嫩,乃是玲珑宗入了乱石谷的三个弟子之中年龄最小的娇小女子,则笑盈盈的向太白宗主行礼:“小女子是玲珑宗红颜窟传人,练气七层云女霄,久闻太白宗诸位师兄的大名,也早就想与你们切磋一下了呢,希望师兄们呆会手下留情……”

    身上披了火云披风,座下骑着一头凶猛灵狮,一身傲气,只在看向了自家老祖的时候才会露出些老实模样的男子傲然拱手,道:“火云山真传,练气九层,凌花甲!”

    “……”

    “……”

    随着这几个人自报了家门与修为,方贵等人都忍不住对视了一眼,暗暗撇嘴。

    很明显,这四大仙门来的,都是他们精心培养的真传人物了,其门中地位,绝不输于太白宗青溪谷,如今近距离一看,果然没有一个是好应付的,修为最低也是练气七层,而最高的一人,赫然便已经是练气九层,已经是筑基之下的顶尖天骄,可怎么斗?

    “道已经划下来了,赵宗主接与不接,给个话吧!”

    缺月宗主呵呵一笑,一片和气的向着太白宗主开口,吃定了他一般。

    “我们真要为了这么个葫芦斗上一场?”

    太白宗主笑了笑,不动声色的看了一下四周,轻声说道。

    “魔山异宝出世,岂是等闲,更何况这片魔域该归谁家,更为重要,不斗又能如何?”

    缺月宗主呵呵笑了笑,似乎觉得太白宗主这话问的多余。

    “儿戏!”

    太白宗主轻叹了一声,也不知是说这个让弟子们出手的决定是儿戏,还是以弟子一战定此魔域归谁是儿戏,但骂了这一句后,倒是神态平和,道:“诸位觉得该怎么斗?”

    “你们太白宗不是向来以一敌四么?”

    旁边身上披着金羽大氅的火云老祖笑道:“那就由你们四位弟子逐一来战好了!”

    以一敌四?

    听见了对方的话,方贵等人心里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今的局面,虽不是四大仙门有意安排,但对他们有利却也是真的,方贵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巧,五大宗主偏巧在商量这一片曾经属于野岭窟的魔域如何划分,结果这一道邪气缺口偏偏就出现在了这片地域,正在他们争执不下时,又有这么多仙门弟子被引了过来。

    宗主们不便出手,自然便要由他们来出手。

    可关键是,太白宗弟子来是来了,但却没有青溪谷弟子。

    而另外四大仙门一路寻了过来的,却都是真正各怀真传,重点培养的天骄种子。

    本来太白宗便已经落入了颓势,如今又要一门战四门?

    这斗了起来,也太吃亏了吧?

    “既有四门,如何分胜负?”

    出人意料的,太白宗主听了这不合理的安排,表现的却十分淡然。

    红云山的老头子嘿嘿一笑,眼中精光闪烁,道:“当然,我们也不欺负你们,前后四场,你们能赢得两场,便算你们赢好了,到了那时候,我们转身就走,再不多说一句!”

    明明是四大仙门占尽了便宜,但这话听起来却实在是漂亮至极。

    四大仙门,便是战上四场,太白宗赢上两场,便是平手,也算是赢了。

    只是终究,还是要太白宗以一敌四!

    “不是很公平……”

    太白宗主沉吟了数息功夫,抬头笑道:“但就这么着吧,反正我们也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