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梅花园里梅花酒
    灰衣老者心中大骂“这个小王八蛋他究竟是怎么找到的?”

    就在那棵梅花树下便埋藏着青丘郡守梅上雪窖藏六十年的梅花酒。

    他真想将这个小王八一顿。

    可他不能这么做一旦他这么做了不就是干扰了比斗不是吗?

    诶自己也是为了大比的公正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想来以梅郡守的大度胸怀也不会怪罪于自己吧。

    是了肯定是不会的。

    山河图里梅花树下阿呆挖地七尺终于挖出了一个坛子。

    在窥天眼中这个坛子里充斥着浓郁的灵气。

    那灵气浓郁粘稠的如蜜水一般。

    阿呆看着眼前的坛子拍开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其中蕴含的浓郁灵气只吸入一点阿呆便觉浑身的舒畅。

    阿呆深吸了一口体内灵力都自主运转起来了丹田的灵根都蠢蠢欲动。

    阿呆心中暗叹一声“罪过罪过。”

    若是有人可以听见阿呆的心声会觉得阿呆还算良心未泯也还会为未经过主人同意而喝人家的酒感到罪过。

    然而阿呆喃喃道“陆师曾说修真炼道要戒酒戒色自己这次便要先破了酒戒了!”

    “希望来日陆师知道后不会怪罪自己才好。”

    这样的心声若是吐露出来不知又有多少修者、考生会对他喊打喊杀。

    便见阿呆叹了几声罪过后捧起了酒坛便往嘴里面灌。

    咕噜、咕噜一坛梅花酒不多时便被阿呆灌入了腹中。

    山河图外修者见状不禁好奇问“他挖出来喝的是什么?”

    “那是梅郡守酿制的梅花酒。”

    梅郡守为人大方喝过她梅花酒的有不少人。

    一曾经喝过郡守梅花酒的女修见了脸色阴沉下来怒斥道。

    “我自修道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什么那就是梅郡守的梅花酒。”

    “梅郡守的梅花酒可是享誉青丘妙用无穷这个小王八蛋竟然如此胆大如此不要脸竟然连梅郡守的梅花酒都敢偷喝。”

    “考官把那个小王八蛋弄出来他没资格参加大比。”

    “对这种人品性恶劣他根本就没资格参加仙考。”

    众修者呐喊着而在人群中的二虎不禁把头低下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师兄竟然会做出这般荒唐的事。

    李婉儿却咯咯笑道“这才对嘛小滑头还是这么滑头哈哈。”

    不远处薛丙文指着山河图一脸愤怒道“此子实是我等修者之耻辱我羞与此子同列榜单。”

    “我等定要上奏考官罢除他所有的仙名让他终身不得仙考。”

    薛丙文愤怒已急一双眼睛都‘气得’通红通红。

    一旁修者赞道“远山兄嫉恶如仇实我等之楷模啊。”

    众多修者皆称是薛丙文却流下了眼泪泣声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修者不禁好奇道“远山兄何处此言啊?”

    薛丙文悲愤欲绝指着山河图里的阿呆颤声道“这个小王八蛋就是我的内侄。”

    “啊?那个他是远山兄内侄?”

    薛丙文愤恨道“没错弟实在是深以为耻今天我定要好好痛批他。”

    周围修者抚掌道“远山兄大义灭亲实为我等之楷模啊我等静听远山兄高论。”

    薛丙文深吸一口气长叹一声继而怒道“诸位请听我细细讲来。”

    “我这内侄小时候吃不饱饭所以特别贪吃贪喝饿急的时候他连草都啃。”

    “连草都吃?”

    “没错!”

    “他能修仙也是他母亲卖掉了嫁妆他才能修的。”

    “虽说他为了报答母亲不负其母多年养育之恩不负其母供他修仙的恩情所以他拼命的修仙拼命的想要变强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吃山河图里的灵果喝郡守的梅花酒啊!”

    “虽说考官在进入山河图之前考官也没有说里面的东西不能吃里面的酒水不能喝虽说他是第一次参加乡试什么都不懂........”

    一旁修者闻言不禁道“远山兄令侄果真是第一次参加乡试?什么都不懂?”

    薛丙文道“兄台现在我们是在痛批他你不能替他说话啊虽然兄台你说的很有道理他是第一次参加什么都不懂我们不应该过多责备他。”

    那修者闻言懵了刚想说我没说话这话啊!

    然薛丙文却没让他说出口继续怒道“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吃光了里面的灵果喝光了郡守所有佳酿的罪过他必须受到严惩依我看就算是将他流放三千里甚至枭首、凌迟都不足为过。”

    “吃光了里面的灵果?他好像只吃了一枚吧!”

    “好像也没喝光所有的酒也只喝了一坛吧。”

    几名修者面面相觑见薛丙文又将凌迟都说了出来嘴角不禁一抽含笑道“远山兄我等皆知您是望侄成龙怒其不争不过只吃一个果子喝一坛酒还不用流放三千里吧!”

    “是啊是啊不过一个果子一坛酒水怎么还扯上枭首了。”

    “就是远山兄未免对令侄太过苛责了。”

    “令侄还年幼还是一个少年少年做事难免荒唐些日后多加教育就是了。”

    “就是而且令侄多半是想为其母争光想让其母过上好日子这出发点也不坏。”

    “远山兄可不要再提什么凌迟了凌迟那可是犯谋逆大罪才处以的极刑这种话可切莫再说了。”

    薛丙文闻言一愣道“你们你们怎么都帮那个臭小子说话了我们不是再痛批他么?”

    一旁修者拍着薛丙文的肩膀笑道“算了不过是一个孩子人不荒唐妄少年谁少年没荒唐过。”

    “就是若远山兄还与令侄为难别人还以为远山兄是见不得你侄儿比你考得好回去面上无光所以所以心生怨恨故意诋毁中伤与他呢?”

    薛丙文闻言连忙道“诶呀呀诸位仁兄诸位道友在下可绝无此意你们可不能到处乱说啊!”